天津长安网   设为首页
首页 | 高层声音 | 武清要闻 | 政法工作 | 综治工作 | 人物风采 | 服务信息
您当前的位置:天津武清长安网 > 人物风采 > 正文
“老门调解室”里的故事
2017-03-02 09:03:42
  【字号:

  在亨通花园社区,提起“老门调解室”来,可谓家喻户晓,老少皆知。那么“老门调解室”的“掌门人”门书祥是怎样在邻里、家庭之间化解矛盾调解纠纷的呢?

  春风化雨,“情理”并重

  “每天鸽子都咕噜咕噜叫,白天晚上都睡不好觉,最可气的是每天开窗也不是,不开窗也不是,开窗后鸽毛、鸽粪就落下来;不开窗,满屋子的鸽子味儿。这日子可真没法过了。”一大早儿,社区的林大姐一脸怒气找到了门书祥。

  听完事情的原委,门书祥第一时间联合物业人员去了养鸽子的王先生家。敲开门,只见王先生的阳台上和小卧室里都安装了鸽舍,鸽粪、饲料遍地都是,卫生条件确实很差。

  门书祥开门见山地说,“小伙子,养鸽子是个人兴趣爱好,我不拦着!可是,你看看你这儿这么脏,确实影响周围邻居的生活休息啊!能不能找个其他的地方,比如农村的院落之类的养,鸽子放飞也方便!”王先生说“这可不行,我这是信鸽,娇贵着呢!这一换水换地儿,回头鸽子生病影响成绩,您管!再者说了,这是我的房子,我在自己屋里养鸽子,碍着别人什么事了!哪条法律法规说不允许在楼房养鸽子了!”见其态度强硬,门书祥也板起来了面孔,“小伙子,我问问你,你说你这是信鸽,你有信鸽协会的凭证吗?就算你是持证养鸽,依据《天津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》第四十条规定,禁止在城区内饲养鸡、鸭、马、牛以及食用鸽等禽畜。饲养信鸽应当符合有关规定,具备相应条件,并采取措施,防止影响市容和环境卫生。饲养信鸽影响市容和环境卫生的,责令限期拆除鸽舍。”“看看你这屋里的卫生条件,我们完全可以联合执法部门拆除你的鸽舍。”

  一番有理有据的话说下来,王先生哑口无言了,连忙说起了软话,“门老,您看看,我就是靠养鸽子赚钱养家的,我干这个都干了十多年了,您说我现在把鸽舍拆了,我这以后家里老小都没饭吃了!我以后注意,肯定把卫生做好,尽量做到不扰民。我也知道邻居们对我意见挺大,您就帮我说说好话,做做邻里工作吧!”

  见到王先生态度诚恳,门书祥又找到了周围邻居做工作,“大家反映鸽子的事情确实是个问题。可是大家看看,小王也不容易,怎么着也不能把人家的生活来源给断了吧!这样吧,大家都让一步,换位想想!”经过几番沟通,最后周围邻居和饲养信鸽的王先生达成协议,王先生改在楼下依照养鸽标准建一鸽舍,每天定时放鸽。就这样,闹矛盾邻居握手言和,重归于好。

  门书祥说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,做百姓工作,感情说服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要强调依法调解,尤其说话要有证据,要用政策法规教育当事者,对其提出的不合理要求,以摆事实、讲道理的方式巧说一个“不”字,使他们互谅互让。

  以和为贵,“合拢”双方

  坚持以和为贵,是门书祥对社区调解员的定位。其做法有三:一是调解员要把当事双方视为朋友、亲人。二是要站在公正立场上,一碗水端平。三是坚持以和为贵,控制当事双方的情绪,不致矛盾升级,把矛盾化解在初始阶段。

  去年冬季里的一天,门书祥出面调解两家住户的矛盾,原因是三楼住户家高女士家中无人,屋内自来水管冻爆,很快水流顺着门缝流到了室外,楼梯也因此结上了冰。住在楼下的黄大爷听到窗外有人在喊,谁家的三轮被水泡了,急忙下楼查看,不慎摔伤造成骨折,经医院手术等治疗共计花费三万余元。于是乎,为了这三万余元的医药费,楼上楼下之间结起了疙瘩。楼上高女士说,“门老,您说,这水管也不是我故意弄坏的,是天冷给冻裂的,我当时也不在家。再说了,楼下黄大爷住院了,我们二话没说就从银行支了一万元作为补偿送到大爷家了!现在他花了三万多不能都算在我头上吧!他自己也有不小心呀”。楼下黄大爷的儿子听了不干了,说“我爸平白无故能摔着?要不是你们家跑水了,我家老爷子能骨折?这钱我还是少算了呢,我爸躺床上两个月,我这人工费、营养费、误工费还没多算你呢”两家人僵在了这儿,越说越激动,谁都觉得自己委屈。门书祥介入后分头劝说了多次,但双方都在气头上,谁也不让步,最后不欢而散。

  事没解决,门书祥心里总是不踏实,一直多渠道关注事态的进展。眼见楼上迟迟不垫付医药费,楼下黄大爷的儿子按捺不住了,找了律师想打官司;楼上的高女士说,我该做到的都做到了,打官司我也不怕!一件小事马上就要演变成了一场官司。见此,门书祥再一次登门找到了黄大爷。黄大爷为难地说:“门书祥你看,现在我们楼上楼下两户他不见你,你不见他,这眼见就要打官司了,我想来想去还是你给我们做个中间人吧!我也咨询了,这打官司,律师费就要5000元,律师说我这骨折了还要鉴定费、诉讼费等等。我们老两口都这么大岁数了,不想伤了和气,不行让楼上的小高适量给我们补点就行。”听到这儿,黄大爷的儿子不服了,说“爸,这可不行,她让您摔了腿,看病花钱天经地义啊!”门书祥笑了,拍拍小伙子的肩膀说,“小伙子,你这觉悟和大爷比可就差远了。退一步海阔天空,都让一步总比僵在这里好!你问律师没有,你们这次事故如果真要算,那可是对等责任。楼上跑水是问题,但是你们自己不小心也是问题,不是所有责任都在对方身上的!”

  送走了大爷,门书祥立刻和高女士取得了联系,“小高,你看,虽然你不是故意的,但是水龙头是你家的,跑了水大爷摔伤也是事实。咱换位思考下,将心比心,要是咱们自己家的长辈遇到这种情况,你着急不着急,是不是也是觉得得让对方付医药费呢!你们楼下大爷说了,都是邻居打什么官司,这医药费你看着给就行”。高女士想了想说,“门书祥,您说的对,不管怎么说,确实是我的过错才造成大爷摔着!我们的经济条件也不好,再让我们掏2万多,确实有些困难,您看看能不能再少一些”。

  看到事情有缓,门书祥赶紧又找到黄大爷 “您看看,您这三万多的医药费,医保也能报销一部分,人家小两口也不容易,买这个房子还要还贷款,经济条件也不好;再说了,您摔伤了也有自己的不小心,这医药费就不要人家全赔吧!”经过近四个月的调解,最终在门书祥的耐心疏导下,楼上楼下双方就赔偿金额达成了协议,签订了人民调解协议书,双方也化干戈为玉帛,握手言和。一起本要官司相见的邻里纠纷得到了圆满解决。



稿源: 中共天津市武清区委政法委   编辑: 范爱红
版权所有: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员会 天津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
津ICP备13002710号   技术支持:新浪网